「lpl如何押注」西凉风云之“羌战” | 《三国志》里被忽视的八卦(26)

2020-01-06 21:44:30
A+A-

「lpl如何押注」西凉风云之“羌战” | 《三国志》里被忽视的八卦(26)

lpl如何押注,上期说到汉末羌独聚集了十多万人造反,凉州当地政府已经弹压不住了。

皇甫嵩

185年春(中平二年三月)朝廷急派汉军驻守长安,保卫皇家祖宗的陵园,并伺机剿灭叛军。主帅是汉末武将一哥:左车骑将军槐里侯皇甫嵩,他的搭档是政治新星中郎将董卓。

两位不但军事能力强,而且都是西凉人,对当地的人文地理很熟悉,利于作战。搭档董卓的军衔虽然不高,但他年轻时就跟羌族的众豪帅是杀牛喝酒的朋友,了解羌人的行事风格。

以皇甫嵩的军事能力不能说一定剿灭羌军,但战绩不会差。因为他刚刚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五战五胜,剿灭了黄巾军主力,杀死张角张梁,共歼敌二十几万人,到达他的人生顶峰。这实力,没谁了。

不过同年七月,皇甫嵩就被汉灵帝以“连战无功,所费者多。”为由,把皇甫将军召回降职降爵了。皇甫嵩刚为汉朝消灭了黄巾军,到新战场才四个月,就被处罚。这不是念完经打和尚吗?何况经也没念完呢,这不科学。

原来,在皇甫嵩讨伐张角的时候,曾经弹劾宦官赵忠在邺城的房产逾制,超出了应有的级别。他还拒绝支付宦官张让提出的五千万钱贿赂。汉末时期,谁得罪太监,谁就是自绝政治权利终身。皇甫嵩不但得罪了太监,还一下得罪了俩,赵张二“太奸”决定联手把他做了。

这俩“太奸”不是一般的奸,权倾朝野不算,还是汉灵帝刘宏的父母,分别是张父赵母(《后汉书》“张常侍是我公,赵常侍是我母。”)。这二奸就是扑克里的大小王,你皇甫将军以为军功卓著,手里拿着2炸,就可以斗地主?对方是王炸,好嘛。

这对儿太监cp,向汉灵帝刘宏诬告皇甫嵩的理由,设计得也非常巧妙:“连战无功,所费者多。”第一句看似是主要原因,皇甫嵩作为将军打仗没有功绩,所以不能再用。但再细想下,如果打败仗了,免职还算说得过去,只是个无功,何况还是战事初期,免职有些牵强。而且皇甫嵩是武将排名第一,既不服众,也说服不了刘宏。

俗话说:知子莫如父母。爹娘把雷埋在第二句里了。他们太了解刘宏这孩子了,他有一个最大的优点:会持家。为了能让自己家增加收入,刘宏整天费心劳神地想辙。功夫不负有心人,他脑洞大开,想出公开卖官的无本儿好生意,他根据官职的大小列出价格表(他是正式公开卖官,而且收益归私的第一帝)。

刘宏对自己佩服得五体投地,甚至有些小激动了,自己真不愧是一代帝王。确实不愧,确实不亏。

当然,搞商业不能太死板要灵活。所以“官价”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比如三公,根据名望德行,从五百万到一千五百万均可。每次公布“官元”牌价是刘宏最愿意干的事(后来,刘董不过瘾,还搞了几次竞价活动)。

感觉在他的龙书案后面,高挂的匾额题词是:“诚信为本,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立等可取。”开张之日一定是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太监及亲戚们在花炮的硝烟中,冲着刘宏微笑鼓掌。背景配乐大家自行脑补吧

当初刘宏没当皇上的时候,虽然也是侯爵,但生活拮据清苦,属于居贫即位,他常埋怨叔叔桓帝没留下个小金库。(《资治通鉴》“初,帝为侯时常苦贫,及即位,每叹桓帝不能作家居,曾无私钱,故卖官聚钱以为私藏。”)

他因此痛定思痛,练就了一身能挣能不花的好本领。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爹地和妈咪奏章中的“所费者多”这句话,明显戳中了宏·葛朗台的要害,这是能让刘宏不顾是否服众,也要免去皇甫嵩职务的最大动力。他也很自然地在诏书上写出:“花太多了”这样的理由。

又不是查军队腐败案,写这些干嘛?看来花这老些钱,刘宏是真觉得心疼了。看来 “官元”牌价有望近期上调。

好在刘宏还知道皇甫嵩的军功大,否则皇甫嵩定有牢狱之灾。但爵禄削去百分之七十五。(《后汉书》:初,嵩讨张角,路由邺,见中常侍赵忠舍宅逾制,乃奏没入之。又中常侍张让私求钱五千万,嵩不与,二人由此为憾,奏嵩连战无功,所费者多。其秋征还,收左车骑将军印绶,削户六千,更封都乡侯,二千户。)

朝廷派司空张温任车骑将军接替皇甫嵩。把原来的和尚打跑了,经还得请新和尚念。张温带领荡寇将军周慎、破虏将军董卓等人,共十多万人的军队,屯兵到美阳县(今武功县北)。

边章、韩遂志在攻打汉朝旧京长安,首先抢占长安西侧的美阳,所以他们带着羌军一路杀来,赶到美阳与汉军对阵。交战初期,羌军打得汉军没脾气,张温一筹莫展,有点儿温。

张司空本心还是很努力的,但羌军确实强硬。好在虽然打了败仗,交战也将近四个月了,朝廷倒是没发免职令,也许朝廷没人可派了。当然,也不全是。还有就是张温当初积极按市场规律办事,交钱当的司空,卖方不好意思不讲诚信。

十一月的一个晚上,紧张了一天的双方各自休息。冬季的深夜既黑且静,只是偶尔会传来狼嚎虎啸。突然,一个大火球划破天空,带着燃烧之声,朝着羌军的方向飞落而下(记载是流星,我感觉更像陨石),光芒长达十余丈,将羌军营房照如白昼,西凉马驴被吓得嘶鸣不止。羌军上下懵圈了,以为老天爷对自己造反不满,甩下一颗张手雷劈自己,好在没打准。羌军上下伊里哇啦的紧张议论半宿。(《后汉书》:十一月,夜有流星如火,光长十余丈,照章、遂营中,驴马尽鸣。贼以为不祥,欲归金城。)

董卓看出了机会,第二天一早叫上右扶风鲍鸿一起,集合队伍共同攻击羌军。虽然昨夜的星辰已坠落,但羌军的心里依然在闪烁,他们余悸犹存,一下就被汉军冲击得人仰马翻,被斩杀数千人。羌军初次体验了溃败。

想来这羌军的运气也是够差的。围困治所冀城被盖勋骂跑了,攻打美阳被流星吓败了。

同是两千年前的古人,董卓怎么就这么唯物,他就不敬畏老天爷吗?客观上讲,流星是朝着羌军飞的,所以张手雷是劈他们的,汉军不用担心。身份上讲,董卓一方是政府军,正义之师自然不会被劈。有这些因素,董卓自然不怕天谴。

当然,董卓本身就是个有思想敢作为的人,后来他主政汉朝时,破除迷信,首开政府盗墓的历史先河,增加了政府经济来源的渠道,将汉朝皇帝放在地下的不动产,以最快的方式变成货币流入市场,搞活了经济。可见他真的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一颗小星星,能咋样?顶多眨眼睛。

汉军这次总算打了一场大胜仗。张温不禁感谢上苍的恩赐,他希望以后常看到流星,最好能看到流星雨,他要叫上将士们一起看,能陪我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让敌的头落下敌肩膀。张温恨不能兼任天文台台长。(殊不知,后来董卓鞭杀张温也是借天象为引)

羌军一直西退八百里,败回到根据地金城地区,分散而逃。边、韩带一部分队伍退守到了榆中城(今兰州市外)。

追到金城地区,张温有些恍惚,怎么觉得到处有羌军在活动。他把军队分成六路分别应对敌人。其中将军周慎作为主力带三万人马,主攻实力最为雄厚的边韩二人组。张温还派了孙坚作周慎的参谋。

孙坚这一年三十岁,但已经展现出了军事上的才能。他为周慎出谋:“敌人脆败回城,一定没多少粮草储存,我可以带着一万人急行军,抢先截断他们的粮道。您的大部队随后进攻。贼众必然无心恋战,咱们可以一举将羌寇打出凉州!”

打了大胜仗的荡寇将军周慎没有采纳,他觉得羌兵也就那么回事儿,作战是很勇猛,但没啥头脑,一败就退到底,毫不抵抗,没有战斗素养。现在只要再乘胜打一仗,估计他们就会缴械投降了。孙参谋,不用那么复杂,看我一举拿下敌城。于是,周慎带着大军围困榆中城。

周慎可能不知道,对方叫边章韩遂的两人,本来就是国家人,叛变前还都是州府从事一级的官员,只是都把原名改了,原来叫边允韩约。他们对汉军的战术还是很清楚的。他们早已经在周慎到达榆中城之前,分兵埋伏在城外葵园峡这个地方了。

看到汉军已经全部集中在榆中城外了,边韩二人以最快速度,切断了周慎部队的后勤供给道。周慎听到探报的消息,脑袋一下炸了,一个叫做魂儿的东西,好像从脑袋里飞出去了。他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抬手掐了一下探报的脸,听到探报的惨叫,才承认这个现实。

周大将军突然被恐惧笼罩,甚至感到冰冷的长矛,已经抵住了自己的咽喉,说话都困难了。他在心里哭喊:我要回家,我要我要找我爸爸!他下令部队丢弃所有车辆辎重,跑!(《资治通鉴》慎(周慎)不从(孙坚),引军围榆中城,而章、遂分屯葵园峡,反断慎运道,慎惧,弃车重而退。)

除了荡寇将军周慎这一路军马被寇荡了,张温派出的其他五路人马中,四路也都败退而逃。只有董卓这一路,没有逃回,因为他的部队,被羌军包围了。

金城地区的羌军实在太多了,而且他们熟悉环境,有地理优势。董卓这一路到了一个叫望垣硖[xiá]的地方,被羌、胡数万兵马包围。好在董卓的兵训练有素,并没有慌乱。大家按照董卓的命令,就近在一条大河的旁边安营扎寨,虽然没有船可以渡河逃离,但最起码有一侧可以不用担心敌人的进攻。不过,此时的董家军快要弹尽粮绝了,而且和其他几路友军已经失联。

羌军看到这只不好对付的汉军已经濒临绝境,就没强攻,只是围而不打,等待汉军自乱。危急时刻,董卓故意把粮草缺乏的消息散布出去,并且派士卒到河里捕鱼虾,做出补充军粮的样子,可是河水太急太深,不谙水性的汉军,往往收获无多,有人还会狼狈地掉到河里,这让敌军白白看了笑话。

接着,董卓安排士卒到河道的上游,筑造堤坝,截断水源,使下游的河水变少变浅,这让捕鱼变得容易多了,捕到大量河鲜的董家军,传出了阵阵的欢笑声,那丰收的景象甚至感染了远处围观的敌众。

夜幕降临了,收货颇丰的董家军营寨变得热闹非常,彰显着酒足饭饱的幸福,到了后半夜,才逐渐安静。其实在嘈杂的背后,董家军早已集结待命,人衔梅,马摘铃,顺序从堤坝下悄悄渡河,然后掘坝放水。

突然听到轰隆隆的河水声,羌军先是在睡梦中一愣,才知道不是梦,立刻组织军队追击董家军,但河水已迅速涨起,根本无法渡过。除了观赏下模拟的钱塘潮汐,就只能高唱一条大河波浪宽了。

董卓的军队这才死里逃生回到汉地。因为六路人马中,只有董卓指挥的这路人马完整地撤退回来,没遭什么损失,董卓被升任为前将军,封斄[tái]乡侯,后来成为并州牧。(《三国志》时六军上陇西,五军败绩,卓(董卓)独全众而还,屯住扶风。拜前将军,封斄乡侯,征为并州牧)

羌军的起义闹得刘宏很苦恼,倒不是别的,他实在受不了总为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花钱。有了爱咋地咋地的心态。

羌军吃了败仗回到金城郡地区舔伤口,而汉军也无力讨伐,假装看不见羌军。双方处于一个各自为安的平衡点,凉州出现了暂时的平静。

俗话说:无事生非。人不能闲着。比如李自成,他本来是一位爱岗敬业的邮递员,但各地邮局突然没了,闲下来的李自成就把明朝弄没了。

韩遂

187年(中平四年),闲来无事的羌军起了内讧,耗子扛枪-----窝里斗。最终,韩遂把北宫伯玉、李文侯以及边章都杀了(边章死因存疑)。

韩遂能成功夺权,一是因为羌人更单纯质朴些,政治手腕儿不如汉人运用的娴熟。还一个就是韩遂有了外部势力的支持,当时有一个自称“合众将军”叫王国的军阀,放弃单干,带着自己的叛军投靠了韩遂。

羌军由多民族集体领导负责制,内斗成了汉人韩遂独裁全军。夺取政权后,韩遂在后台不断发布补丁,羌军开始趋向汉化。

此时的凉州刺史叫耿鄙,他的心腹是治中陈球。

刺史的佐职中,比较重要的是治中和别驾。简单地说,两个职位都是刺史的贴身秘书,治中的地位略高于别驾,主要是负责内务的。别驾主要负责外联,领导有外出活动一般会叫上他,而且享受单独配车,所以叫别驾。

耿鄙对陈球好得一塌糊度,干什么事情都叫上他,所以别驾也就可有可无了,我查的史书上没有记载他的称呼,估计耿鄙的通讯录上根本没有人家的名字,因为看似无关紧要。其实仅仅是看似,请大家记住这个没留下姓名的刺史别驾,他后面会出场的。

耿鄙陈球。这两个人的名字怎么看怎么别扭,放在一起太像骂人了。这两个人不但名字让人想到骂人,做的事也让人想骂人,他们联手欺压良善,惟利是图,导致凉州上下无不怨恨,很多人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了。

就这两块料,政治抱负还不小,他们听说羌军那边儿的高层闹内讧玩杀人游戏,觉得机会来了,可以借机灭羌。想当初左车骑将军皇甫嵩没赢,车骑将军张温败了,如果我们哥儿俩赢了,“鄙球组合”就把全国震了,就无敌了,想想都美得慌:“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于是耿鄙调各郡兵马,征州郡勇士。羌人起义之前凉州一共有十二个郡国,但此时的凉州只剩下六个郡还在汉朝手里了。所以“鄙球组合”最多只能统领六郡的部队,看来他们打算以半州之力,铲除十几万人的羌患------这是要疯咯。

时任凉州汉阳郡(汉属六郡之一)太守的正是那位誓死不降的盖勋,他对局势有明确的判断,知道“鄙球组合”也就算球,他毅然弃官而去。

耿鄙不管这些,名将就是爱摆臭架子,爱走不走,别以为没有鸡蛋就做不了槽子糕,我手里有落日黄、苏丹红,做出来也照样黄红黄红的。

马腾

不过,耿鄙这一方,也不是没有能人。一位是新到任的汉阳郡太守傅燮,另一位是新提拔的年轻司马马腾。(待续)

上一期:西凉风云之“羌独“∣《三国志》里被忽视的八卦(25)

关于时拾史事

搜索微信号:historytalking 关注时拾史事(点击链接关注我们:http://dwz.cn/2epd7s)。想看轻松有趣的历史?想了解正史中的八卦事?想知道历史中的各种稀奇古怪?

时拾史事读者群号535858375,欢迎喜欢历史的各位加入群一起交流啊\(^o^)/~

投稿请发historytalking@outlook.com


相关新闻
映像胶东
视听中心
娱乐

© Copyright 2018-2019 medyanot.com 手机pt老虎机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