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爆奖登录导航最新网站」“丘吉尔”AVRE——坚甲重炮的“和平主义者”

2020-01-08 11:57:59
A+A-

「大爆奖登录导航最新网站」“丘吉尔”AVRE——坚甲重炮的“和平主义者”

大爆奖登录导航最新网站,节选自 巨炮坦克的传奇 ——“丘吉尔”avre坦克改进史

原作者 方业

纵观整个二战的英国坦克发展, “丘吉尔”avre皇家装甲工程坦克可以说是英国坦克中最为有名的一个坦克了,众所周知,这一种工程坦克安装了一门口径达290毫米的超巨型迫击炮,就是这一门大口径的巨炮让这款车型得以以自己的独特的一面而使得它的故事广为流传。与此同时,作为一种老旧的步兵坦克而存在的“丘吉尔”坦克,因为其守旧的设计和战术用途而为人垢病,但avre这个基于其改装而成的装甲车辆却因为作为一种新式工程坦克而被投入使用,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使其名气甚至盖过了其原型。

暴露问题

很多人对“丘吉尔”avre皇家装甲工程坦克的了解都是因为那一门290毫米巨炮,这种大口径迫击炮的威力巨大,其被称为“飞行垃圾桶”的炮弹重达18千克,其中有近13千克是炸药,如此庞大的装药量远高于当时常规榴弹炮的高爆炮弹的装药,所以其对敌方防御工事的效果非常优秀,即使是再坚固的德军碉堡也难以承受其重重一击。

avre——皇家装甲工程本来是一系列装甲工程载具,它们被冠予了royal engineers(皇家工程师)这个称号,皇家工程师是英国陆军中一个工兵部门,而avre这个名字就是赋予了其工兵的任务,英国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avre其实并非“丘吉尔”avre,而是诞生于一战“马克”v型坦克,英国人在“马克”v型坦克上安装了架桥设备及扫雷滚桶,这是世界上最早的工程坦克之一,而在大战之间,英国人也不停地在各类坦克上实验新型的工程载具,但苦于没有合适的载体一直也没有取得成果,而到avre真正成名的正是二战期间,由霍巴特将军统率的霍巴特“杂耍团”在诺曼底战役中大量运用工程载具并且取得了重大成功,可以说霍巴特将军在装甲工程载具方面有着重大的贡献。

霍巴特“杂耍团”是指由霍巴特将军所带领的第79装甲师,该师原本建立于1942年11月,1943年由霍巴特将军接手对这个装甲师进行改组,令其成为专门进行战地工程作业的特种装甲师,原本英国人和美国人均对其不抱有太大希望,但是在诺曼底战役,霍巴特的工程坦克对登陆作战起了很大的作用,他们帮美国人改造的“谢尔曼”dd型坦克,在登陆作战时给予抢滩的步兵提供了防御及火力支持,这点使得英国人及美国人开始对这种作战方式予以极大的重视,而后来在诺曼底周边地区的作战中,霍巴特的工程坦克能有效应付各种恶劣地形以及难以应付的德军防御工事因而声名大噪,其中就以avre系列工程载具最为著名,他们既保留了重火力但却又能从事工程作业,对于盟军的推进起了巨大的作用,而其中的重点便是那门290毫米巨炮。

虽然这门290毫米巨炮是“丘吉尔”avre赖以成名的武器,但是这种武器也隐藏了一些问题,首先是其独特的投射方式使得avre只能把其重达18千克的炮弹投射至70~80米开外,这种较近的射程经常限制了它的运用,同时这也令“丘吉尔”avre容易在行进至有效射程的途中遭到德军坦克及反坦克武器的伏击。“丘吉尔”avre大多利用“丘吉尔”mk3型的车体进行改装,这种型号虽然经常被冠以重型坦克的称号,但是其装甲却未必优于同期的中型坦克,最容易被击中的尾部却只有88毫米装甲 ,而侧面也只有80毫米装甲,即使是德军中型坦克也有足够的火力将其击穿,所以由于射程不足的问题,大大限制了“丘吉尔”avre的运用。

另一个问题,是火炮击发后重新装填十分困难,这种独特的主炮设计与普通主炮不同,装填方式也有别于其它坦克,由于主炮结构上的问题,炮管是完全处于炮塔之外的,而炮管后面连接的是一个巨大的击发装置,所以主炮不能像普通火炮一样在车内装填,所以英国人为其设计了一种独特的装填方法使其坦克成员可以安然地在坦克内进行装填工作,这种方法就是在副驾驶上面增加一个舱门,在发射完毕后,炮塔连同炮管转动至副驾驶的上方,副驾驶打开舱门后,伸出双手把炮管转向下方,然后副驾驶从车内取出弹药并且将其推上炮管,并将其固定于炮管里,最后再把炮管还原至可击发的状态。

尽管看上去这样的装填方式没有什么大问题,但事实并非如此,在这个过程中,副驾驶还是需要把半个身体露出车体外才能完成上述装填工作的大部分动作,而在这种情况下露出身体就意味着极有可能遭到敌方士兵的攻击,而击发后就更是一个危险讯号,告诉敌人,副驾驶就快要冒出来装填炮弹了。而且弹药也不可能全部放置在副驾驶的旁边,于是成员还要帮忙在坦克内传递重达18千克的炮弹,而另一方面,“丘吉尔”坦克可没有多少空间给成员活动的余地,所以在狭小的坦克内移动一枚18千克的炮弹并非易事,更何况击发炮弹后也不会是什么空闲时刻,即使是传到副驾驶手上后,试想把一枚18千克的炮弹向上推的难度,所以到最后坦克手们发现还不如把坦克开到战区外再慢慢重新装填……于是英国人就开始针对这些主要问题开始了一个全新的计划。

改进

怎么才能解决射程问题和装填困难呢?常规的坦克炮不能安装进“丘吉尔”那狭小的炮塔中,而炮塔也未必能承受大口径火炮所带来的巨大后坐力,而改造成自行火炮又失去了本身装甲工程载具的意义,那如何既能保证大口径而又不会产生太大后坐力呢?英国人想出了一个惊人的想法,他们设计了一种口径极为巨大的无后坐力炮安装在“丘吉尔”坦克上,这是一门口径达300毫米的超巨型无后坐力炮,同时期的无后坐力炮口径大多于为中口径,例如美国人配备给伞兵的m18型57毫米无后坐力炮,德国人的paw600型81.4毫米无后坐力反坦克炮,直到战后才慢慢出现大口径无后坐力炮,诸如美国人的m40,苏联人的b-11,但他们的口径也只是止于105毫米和107毫米,没有更大的无后坐力炮投入使用。而英国人这一款口径到达了超常规的300毫米,倍径为10倍,全长约3米,总重为453千克,甚至可以与突击虎的380毫米巨炮相比。

顺便一提,虽然这一种无后坐力炮在陆地上是史无前例的,但也仅限于陆地上,在海上早就有类似于这种无后坐力炮的设计,在苏联驱逐舰“恩格斯号”上就曾经有过一种安装305毫米无后坐力炮的设计,这门无后坐力炮利用普通舰炮改装而成,在后部加装了喷气口,倍径更是达到了45倍,所以其全重、射程及炮弹重量都均超过于“丘吉尔”的300毫米无后坐力炮。

英国人在通过这个计划之时,就开始着手于制作主炮并进行测试,第一门原型炮于1943年10月完成,成品暂时安装在一个6磅炮的炮架之上,没多久便进行了射击测试,测试中,发射的25千克的炮弹射程可达400米左右,而且威力比起avre的迫击炮更高,可以说是不少的改进。

但是在把炮安装进丘吉尔坦克之前,又浮现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虽然使用无后坐力炮是有很多的优点,比如既能在不损威力的前提增加射程,同时也不需要像大口径坦克炮那样要坦克承受巨大后坐力,但是这样一个巨大的无后坐力炮,要如何安装到“丘吉尔”坦克原本就偏小的炮塔之内呢?

这个情况与其它无后坐力炮安装在载具上的方式有所不同,通常,搭载无后坐力炮的载具大多需要开放的空间,用于反作用力推进的气体,所以它们大多采用开放式设计。但“丘吉尔”avre是特殊车辆,经常要行驶在各种地形之上,可能是小树丛也可能是城市的残骸,有时候更要深入前线进行火力支持,因此开放式的战斗室无法给予成员安全感,更重要的是无后坐力炮的炮壁很薄,轻武器的火力便能使其失去作用,所以开放式的设计对于这个新设计来说并不现实。

既然不能够使用开放式设计,但又要给喷射气流留出位置,那么只能保留炮塔了,没地方喷射气体?那开个窗口给它不就好了吗。事实上这是英国人想到的第一个设计,他们选择了保留原本的炮塔,接着把炮塔后面的装甲削去一大块,让炮管直接贯通炮塔。而削去的部分不仅给炮管留下通过的空间,还能留有足够的空间给炮管进行仰俯作业。不过,炮塔后方削去一大块装甲,不仅外观难看,更使得坦克的后方安全为了问题。不过英国人很快就想出了解决方法,他们在炮尾处安上了一个钢板作为活门之用,活门随炮管作仰俯时移动,这样就能对暴露在外的战斗室位置提供一定的防御,至少不会受到对方轻武器火力的集中照顾,而且也不会影响到炮管的仰俯功能。

这个设计不仅解决了装车的问题,同时也因为节省了一个设计全新炮塔的需要,这对于战时的生产线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好事,只需要对现有炮塔进行少量改进便可使用,可以说得上是一个精明的设计。

但是这时设计人员们遇到了另一个问题,虽然无后坐力炮的反推作用可以抵销一定程度的后坐力。但是其近25千克的炮弹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是巨大的,即使它是无后坐力炮的炮弹也不例外。为了推动这巨型炮弹所产生的后坐力想必也是重量级的,因此利用喷射气体排放抵消后座动能的方式并不足以应付其产生的巨大后坐力,而如果不经过喷射气体抵销的后坐力,则后坐力会直接传导至车内,损毁炮塔座圈机构,使车内人员受伤。

在这个时候英国人又想出了另一个方法,他们在装填完炮弹后再装上一包重达24千克的沙包配重,这样一来,在发射的时候炮弹向后排放大量气体,把沙包推离炮塔,喷射气体可以利用推动沙包来消耗后坐力,此举成功的把后坐力减少到车体能承受的程度,使其安装在“丘吉尔”坦克上的目标终于成为可能。

事实上,这个办法也非英国人首创,同样是在苏联人的“恩格斯号”上的305毫米无后坐力炮,虽然这门305毫米无后坐力炮是安装在驱逐舰上,但是相比起300毫米后坐力炮,他需要把炮弹击发至万米以外的地方,所以他的炮弹也是重达几百千克的巨物,而这怪物所产生的后坐力更是难以解决,所以苏联人也使用了和英国人相同的方法去解决巨大后坐力的问题,他们也在安装完炮弹后安装上一个配重用的沙包去抵消后坐力。

挫折

经历了重重难题后,生产原型车的计划也得到落实,最终,第一辆原型车于1944年初产出,被称之为ardeer aggie,这个名称至今没有相应的解释,唯一知道的是ardeer是苏格兰的一个小城市,而aggie可能是苏格兰人的俚语之一,至于为什么新型工程坦克采用这个名称则无从而知。

原型车出厂后,英国人马上对它进行了各种测试和实验,虽然上述方法解决了当前的问题,但是似乎那些方法却又带出了更多的问题,令到这个计划最终变成有如“勇士”步兵坦克和“盟约者”巡洋坦克一样的笑话。

首先,在开炮的时候,虽然ardeer aggie工程坦克使用了特殊的方式去减少它的后坐力,但是由于其是密封炮塔的缘故,坦克与炮身之间依然有不少的接触,这导致了依然有不少后坐力传递到了车体中,这使得炮塔及车体因剩余后坐力而产生严重的震荡,在报告中甚至提及有些士兵在开炮的时候接触到车体而导致了严重的骨折及脑震荡。

除了震荡的问题外,主炮发射后,炮管会处于极高温的状态,在这个时候当然不能接触炮身,这对于普通的坦克来说当然简单,因为他们的炮身大多暴露在炮管外部,但是对于一个被300毫米巨炮贯穿的炮塔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而且“丘吉尔”mk3型的焊接型炮塔本身空间就狭小,这对于装填本身就很不利了,而发射后更要注意躲开炙热的炮管,这对于成员来说更像是一种折磨。

此外,这种坦克的弹药配置布局也成了一个重要问题,炮塔本身就配有不少炮弹及其配重用的沙包,这种配置对于本来就狭小的炮塔来说就很困难,更不用说还有主炮贯穿其中。同时,这东西对于伴随的步兵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如此巨大口径的无后坐力发射后都会排出不少有毒废气,这些废气不容易散去而且量极大,而且本来烟雾不但影响作战人员的视野,也会暴露自身的位置。

这辆坦克会喷出来的东西并不只有废气,还有用于抵消后坐力的沙包。从炮塔后高速飞出的沙包成了对付友军的杀人利器,没人会愿意跟随这辆坦克后面前进,谁也不想突然一下身首异处。更严重的问题是,主炮如果进行仰射的话,飞出的沙包则极有可能击中自身的引擎盖,于是 ardeer aggie工程坦克在成为德军的梦魇前,先成为了英军自己的梦魇。

英国人想过各种办法,他们曾经安装过一个设备,把喷出的废气向上排出,从而减少对附近人员的影响,但这样的改进却只是杯水车薪,其存在的问题实在是难以掩盖,所以最后英国人也只能承认这个计划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从而取消了整个项目,而唯一的一辆实车在拆解后被用于其他的改进计划中。

成就传奇

adeer aggie的故事就此告一段落,但是avre的主炮问题依旧存在,改良的需求也同样没有消失。于是英国人在战后重新拾起了未完成的avre改进工作,开始了一个全新的计划,当然使用的载体依然是“丘吉尔”坦克,与先前不同的是这次采用的“丘吉尔”坦克是装甲更为优秀的mk7型,但这个计划的重点依然是那门290毫米主炮所带来的问题,英国人希望设计全新的主炮去代替它,在使用无后坐力炮的计划失败后,他们的目光转向了另一种新技术——hesh碎甲弹和一种可以发射这种弹药的低后坐力主炮。

hesh碎甲弹是一种英国人独有的弹种,它始源于1940年,由一位名为丹尼斯顿·伯尼的航空工程师研制,在战争期间,他设计了一种用于用来摧毁防御工事用的无后坐力炮,并且使用一种他名为“墙壁破坏者”的弹药,而这种弹药的原理和hesh一致。虽然他设计的武器并没有得到大范围的运用,也没有上过战场,但是这种新型弹药除了可以打击混凝土工事,对金属装甲也有着不错的效果,因此在战后得到了英军的重视,并开始对 “墙壁破坏者”展开深入研究。

这种“墙壁破坏者”,也就是早期的hesh,其原理是当弹头碰撞目标后,c4炸药会因为冲击而变形为圆盘状附着在表面上,直到炮弹底部的延迟引信点燃引爆c4炸药。接着爆炸产生的震波会在被撞击的物体中传递,然后在内侧产生向内碎裂的破片,达成杀伤混凝土工事或是装甲内部人员的效果。

伯尼负责开发的一系列无后坐力炮也都是为了专门发射他研发的“墙壁破坏者”而出现的,他在二战末期一共研发了5种不同口径的无后坐力炮,分别为3.45英存、3.7英寸、95毫米、7.2英寸、8英寸,不过当中只有3.45英寸型是利用三脚架安装或是直接肩托发射,作为步兵支持武器之用,其他则都是安装在炮架上作为重型武器之用。很幸运,这些型号的无后坐力炮均得到重视,只是最终都没有赶上二战而没有得到大规模的运用。虽然伯尼的无后坐力炮并没有取得太大的成功,不过hesh弹药得到了皇家兵工厂的莫大重视,甚至令英国人就此开始了他们对hesh长达数十年热爱。在1944年8月的一次实验中,英国人利用伯尼开发的7.2英寸(183毫米)的无后坐力炮发射当时还被称为“墙壁破坏者”的hesh弹药,靶板是一块5英寸(152.4毫米)的混凝土块,hesh击中爆炸后,混凝土块直接炸出了一个洞,而溅飞的混凝土碎片更是散布在周围开阔的地面上,这个结果已经令英国人非常惊讶,后来对一块150毫米装甲板的测试更是令英国人深深爱上了hesh。当hesh击中这块装甲板后,爆炸直接把一块原本隐藏在装甲板后面、厚50毫米、重达50千克的钢块炸开了,钢块以180米/秒的速度向后飞出,当英国人想象到这种效果能对坦克内的人员造成何种程度的杀伤后,马上就爱上了这一弹种,以至于后来只剩下英国人还在坚持使用这种弹药。

新的avre设计就是围绕着hesh开始的,因为hesh是以低初速发射的,这使得发射时并不会产生太多的后坐力,在“丘吉尔”mk7坦克的接受程度之内,同时因为低后坐力的原故,主炮可以被设计成大口径从而提高主炮的威力,同时炮弹本身因为弹壳较薄所以重量也较轻,使其在装填上更为简单,而且hesh本来就是一种极佳的反防御工事用炮弹,所以hesh发射器就成为了新avre主炮的首选。

当时一共有2种主炮参加测试,一门7.5英寸(190毫米)及一门6.5英寸(165毫米)的主炮,在火力测试中2门主炮均得到了相近的结果,即使是7.5英寸威力可能更大,但也相差无几,同时6.5英型的主炮却有体积更小、弹药更小的优点,这些优点使avre本身可以配备更多的炮弹。而且即便是6.5英寸型的弹头也有近10千克的c4炸药,在这种级别的炸药量下,190毫米和165毫米的威力差别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了,所以这门主炮最终成为了新型avre的主炮,并被命名为ordnance bl 6.5" mk i。

尽管这门主炮存在如远程精度欠佳,以及因其使用薄壳弹,所以被炮弹击中后极容易点燃弹药,最后引至殉爆等问题,但是毕竟avre的主要工作是摧毁固定工事,对于固定目标而言精度并不算是大问题。至于殉爆问题就只能将就一下了,不过毕竟hesh还是有对装甲目标的杀伤效果,而且射程大增使得其在敌方装甲目标前并非只能任人鱼肉,因此它并不完美,但在这种情况下它已经接近完美了。

最终,1945年“丘吉尔”mk7安装上ordnance bl 6.5" mk i后,正式更名为“丘吉尔”mk7 avre,从而接任了原本“丘吉尔”avre的所有工作,不久后,英国军方的编号改革,所以“丘吉尔”mk7 avre也换了个fv编号——3903 avre,而ordnance bl 6.5" mk i也换成了大家早已熟悉的165毫米 l9爆破炮。“丘吉尔”mk7 avre直到1963年才被更换l9a1型爆破炮的百夫长avre(fv4003)所取代。

结语

作为一款在二战期间就已经是脱离时代,设计不太成功的步兵坦克来说,“丘吉尔”坦克能以avre的面貌服役20多年也是极其难得,更何况它还是引领了工程坦克发展的先驱,而因它而生的l9爆破炮更是吸引了“自大”的美国重金购买,并改良出了自己的工程坦克,所以我们可以说,“丘吉尔”avre成为了一个传奇,至少是巨炮坦克的传奇。


相关新闻
映像胶东
视听中心
娱乐

© Copyright 2018-2019 medyanot.com 手机pt老虎机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